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蹴鞠同人】【佩法】愚人春天(BDSM) > Chapter 15 我给你梦里的一切

Chapter 15 我给你梦里的一切

        Chapter 15 我给你梦里的一切

        这一觉sai斯克睡得格外香沉,隐约zuo了梦但一个画面都不记得,醒来时雪停了,他jing1神奕奕地起床,惊喜地发现伤chu1几乎不疼了,也不需要量ti温,他知dao自己肯定退烧了。罗宾检查他的tuntui,最后pen了一次药,说再有两三天痕迹就会消退。

        sai斯克对昨晚睡前发生的一切采取装失忆的态度,他绝口不提,也不允许自己暴lou任何羞恼和在意的情绪,毕竟他都快27岁了,该经历的都经历过,对主动留宿在自己家里的英俊男人说两句荤话开几个玩笑,算得上是什么大事呢。

        罗宾坚持要再测一次ti温,sai斯克pei合地任他摆弄。罗宾仍穿着昨晚那件紧shenT裇,sai斯克平坐着,从他视角能看清男人藏在布料之下鼓起的xiong肌,呼xi变得粘稠而chaoshi,sai斯克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罗宾抽出温度计,他盯着刻度的神情很认真,随后嘴角轻微地下撇,sai斯克知dao那意味着ti温正常。大概出于心虚,sai斯克从罗宾的神色里捕捉到一丝遗憾。就像动物肚pi上最柔ruan的一簇mao被揪住了似的,sai斯克突然无法忍受继续与罗宾待在同一空间,他委婉地下逐客令:“罗宾,你没有其他的事要忙吗?我是说,我已经好了。”

        以前罗宾对sai斯克的评价是聪明,现在这个形容词更迭为狡猾。他需要DS,也需要罗宾,情绪崩溃时说“我太想你”不是假的,但清醒过来就会dai上装腔作势的面ju。

        如果sai斯克把BDSM视为游戏,那么这场游戏的开始、暂停和终止键都被他nie在手里。

        作为一个sub或者说一个有sub倾向的人,sai斯克的掌控yu未免太旺盛。当然这不奇怪,他在足球比赛中担任球队的组织大脑,在人生的方方面面都不会轻易将主控权假手他人。

        sai斯克不是寻常的猎物,他在场景中乖顺驯服liu泪崩溃,你以为他已经深陷其中,但脱离场景后哪怕瘸着一条tui他也要拼命往外爬。

        罗宾看着他挣扎。从来没有sub能如此高强度地激起罗宾潜在的掌控yu,sai斯克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拉扯,罗宾的耐心见涨,脾气也平和了许多。罗宾能窥见sai斯克态度左右摇摆之间的那条feng隙,他笑了笑说:“早饭我都zuo好了,两人份的,你不会让我饿着肚子走吧。”

        sai斯克立刻dao:“真是太麻烦你了,等劳lun回来上班,我再请你吃饭。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比如下一次实践,你可以提前两个小时过来。我们家劳lunzuo饭可太好吃了……”

        他紧张的时候就会多话,口吻生疏客气但又夹杂着强撑出来的熟稔,罗宾等他说完,才dao:“好。”

        sai斯克明显松了口气,他们相对而坐,沉默着用餐,期间罗宾手机铃响,他没有避开sai斯克,接起第一句就是“亲爱的”,sai斯克嚼着nai香nong1郁的吐司,一侧眉mao下意识地挑高。

        罗宾说:“我在一个会员家里,是的,嗯,就是他……”

        sai斯克本来没有那么好奇的,听了几句之后,脑子里响起了各种声音——“谁啊,叫得那么亲密”“就是他是什么意思”“啧啧,对面是个女孩子”。

        等罗宾挂了电话,就见sai斯克一脸耐人寻味,他主动承认:“是我女朋友。”

        sai斯克猜到了,点点tou,他端起杯子喝nai,上嘴chun周边沾了一圈nai沫,他好奇地问:“原来你有女朋友啊,她是sub吗。”

        “她是dom。”

        sai斯克一口牛nai险些pen了出去,他见鬼一样看着罗宾。

        罗宾忍不住笑了,“怎么,很意外?”

        sai斯克说:“这……我不应该打探你的隐私,但我又确实很好奇,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谁听谁的呢。”

        他甚至狐疑地往罗宾shen后看,在脑中快速构建了一幅罗宾被美艳强势的女dom压在shen下的画面。

        罗宾浑然不觉地笑dao:“没有谁一定要听谁的,感情是感情,工作是工作,在日常生活中,dom也不一定都是控制狂。”

        sai斯克不太懂,但他还有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她知dao我?”

        “不知dao你juti的shen份,但是我向她坦诚,你是我心仪的sub,我希望得到你。”

        罗宾说得实在太干脆,sai斯克gen本没办法逃避,他面颊发tang,手指碰了碰冰凉的玻璃杯bi,眨眨眼睛说:“罗宾,我见过很多沉沦于BDSM的nu隶,他们会逐渐变得失去自我,对dom太过依赖,甚至不再拥有人格,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给主人。坦白说,我永远接受不了,哪怕只是想象,也会觉得mao骨悚然。我理想的关系就是现在这样,在我需要的时候,你给我两个小时或三个小时,在约定的时间里,我完全服从于你。这样不好吗。”

        罗宾看着sai斯克,轻轻叹气:“你知dao的,从前我的原则是不zuo插入xing行为,不收私nu,所以我当然认同,你所说的方式,是健康的、可持续的。但是就像一直严于律己的人,从来没吃过高糖高热量的dan糕,偶然尝到一次,就很喜欢,以至于guan不住自己,一再地破戒。”

        “在成为职业调教师之前,我也经历过长期对本

【1】【2】【3】【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爱 《夏目友人帐》双xing同人 情难自禁 【HP】赛克林家族:从零开始ai你 【名柯总攻】训犬 一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