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禀xing难移np(gl纯百) > 7坐实与澄清

7坐实与澄清

【宿主,今晚就是校庆第一次排练了,男主就要出现了,加油!】

        “什么?谁啊?”鹿容低tou盯着脚下踩着的地砖,疑惑dao。

        【你……你别装!反正就算你不去见他,剧情也还是会以其他形式发展下去的。】

        “是吗?那除了原定剧情呢……”

        这本书的笔墨大多落在男主的人生与xing描写上,余下的空间应该很多吧?

        “怎么不进去?”

        冷淡的女声从耳边掠过,鹿容站在教室门口。听着预备铃响起,同学们零零散散走进教室。

        眼前的女生名叫徐之玟,是大名鼎鼎的学霸,常年稳居年级第一名的宝座。

        也是男主陆柏琛名义上的青梅竹ma,两人的家族曾经是世交。近些年徐家渐渐没落,成绩优异、在科技领域颇有造诣的少女便成了支撑徐家的门面。

        而在不久后,男主就会“因为女主”而奋发图强学习,抢走徐之玟的第一名。再往后,徐之玟会发现自己家族的没落是男主家族搞的鬼,从此开始跟男主作对。

        可惜她寡不敌众,合作的副总统一派也因为乔希微不断惹是生非被男主制裁,最后她歇斯底里地掳走了女主,以此要挟男主将她毕生努力的项目还给她。

        这将是这篇情色小说里最大的高chao,解决掉徐之玟后,男女主便开始了幸福生活。

        但实际上,徐之玟与女主的关系一直很平淡,没有任何矛盾。除了最后的绑架,她没有zuo过任何对女主有危害的事。

        即使男主毁掉了她的家,毁掉了她的荣誉,毁掉了她的理想与事业。

        即使她恨着男主。

        而系统上午在跟鹿容讲这些的时候,将徐之玟称之为“恶毒女pei”。

        鹿容觉得可笑。

        “没事,刚刚在想事情。”鹿容抬眼对上徐之玟平静的目光。

        她嗯了一声,随后与鹿容一前一后进入了教室。

        就在两人踏进教室的瞬间,本在闲聊着的同学们突然安静了下来。

        察觉到异样,徐之玟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下意识将鹿容挡在了shen后,为她遮去一些奇怪的目光。

        依旧是一片凝寂。

        “啊!我的chun釉!”后排举着镜子化妆的女生突然尖叫一声,伏下shen去捡自己掉落的口红。

        这才有人敢开了口:“是……乔希微,她刚才进来说,让鹿容去洗衣房找她对质。”

        哈尔西恩学院的恶霸,副总统亲信家族的千金,乔希微侵犯同为女生的平民同学一事,已经在学校内传得沸沸扬扬了。

        听说昨晚乔希微就被叫去了本家挨训,但她死不承认,还污蔑是陆柏琛的未婚妻裴诗设计嫁祸于她。

        没有人相信裴家大小姐会屑于zuo这种事。

        但所有人都认为,乔希微是为了与裴诗争夺陆柏琛,用计对付裴诗反被拆穿。

        鹿容觉得,她是该找个机会把这件事坐实了。

        受害者是她,与裴诗有什么关系呢?

        “没事,回座位去,老师ma上就到。”徐之玟见鹿容凝重的脸色,安weidao。

        “不用了,我过去就是了。”

        洗衣房内,难得是乔希微独自在里面等着,并且没带shen边那些小妹。

        因为,她的小妹们已经在昨晚被家族勒令不许再跟她走太近。

        乔希微不是没打过输架,可受这种屈辱还是第一次受。被本家的父辈们围着训话,还直播给她的小爷爷――也就是副总统听。

        这对于政客而言是巨大的丑闻,但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和裴家有关。

        以副总统的势力当然可以摆平,但若是要向裴家交代,这件事就轻易过不去。

        乔希微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着了裴诗的dao。

        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让鹿容亲自否认。

        但是……她gen本没zuo过。

        她又不是同xing恋,裴诗怎么会想出这种歹毒的手段!

        “等很久了吗?”

        鹿容推开门,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乔希微蹲坐在凳子上,tou发乱成一遭,眼圈青黑,脸侧还有红痕未消。

        在背光中白净透亮的肌肤,缓缓走来的少女就像天使莅临一般。

        瞧见鹿容这副安然无恙的摸样,就连昨日留下的掐痕都从脖颈消失,乔希微呆怔片刻,起shen已是怒火难抑的表情向她扑去。

        “蠢货!”乔希微拎住鹿容的衣领,将她按在洗衣机上,bi1迫少女仰视自己。

        “你知dao外面把我们传成什么样了吗?”

        鹿容偏过tou:“知dao。”

        乔希微略微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系统给她分pei的还不算是一个只会给她添麻烦的脑残,既然喜欢陆柏琛,就应该知dao裴诗不是什么好人。

        “知dao该怎么zuo?”

        “嗯。”

        随后,鹿容在乔希微的怒视中脱下了自己的制服短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爱 《夏目友人帐》双xing同人 情难自禁 【HP】赛克林家族:从零开始ai你 【名柯总攻】训犬 一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