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禀xing难移np(gl纯百) > 12咫尺的距离(H)

12咫尺的距离(H)

准确的来说,徐之玟只是有天赋,但完全不会。

        不知dao该tian哪里,看到dong就往里钻,估计还是她运气好。鹿容的反应也丝毫察觉不出差别,以至于看着她弓着shen子哆哆嗦嗦xie了一片时,才发现这是高chao了。

        …居然这么快。

        少女腰腹xiong腔都微微起伏着,张着小口顺平呼xi,鼓起的ru房红尖ting立。

        怎么会这么大?感觉轻轻按压就会摊开似的,完全暴lou在空气里,很容易受伤吧。

        徐之玟低tou轻tian了一口被清ye洗礼过的tui心,似是在清理。但实际上于事无补,只能使敛起的花苞再度cui熟。

        “你舒服吗?”

        徐之玟喃喃。

        鹿容平复呼xi,感受着shenti里仍在涌动的热liu。

        虽然自己已经动手试过,但这jushenti的判断似乎与大脑只联通了一bu分,外界带来的刺激效果终究不同。应该存在一定的周期,可实验次数过少gen本无法得出结果。

        看来不仅是为了抒解,日后要多zuo找人zuo……

        荒谬。

        理xing告诉鹿容,她不能顺着这种思路思考下去。

        仅仅是因为xingyu被加强,就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秩序的同化?

        不考虑如何收集样本,不考虑该怎样比对,不考虑在这个肉文世界里与人发生关系的风险,甚至没想过面对shen边这种――

        愿意跟她zuo,但一定会在未来tong自己一刀的人,自己的心情会多么难以获得纯粹的快乐。

        满脑子,只剩下zuo爱了,其余都是借口。

        而徐之玟不清楚她脑海中所想,一心只想着她。低垂的眼似是浸了水渍,顺着看下去饱满的pi肉也透着粉,一截胳膊搭在xiong前紧攥着未褪尽的衬衫……

        这是一个带有防备意味的动作,此时此刻却显得yu拒还迎。

        也许是太过直白的目光让徐之玟自己也略觉奇怪,又或许是太久没得到答复的心怯,她低下了tou,避开鹿容那双被暧昧熏透了似的眼睛。

        刚开始zuo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因为……鹿容的手干燥平hua,她却出了很多汗,于是shi哒哒黏糊糊的情感也就liu进心房了,渐渐涨满了。

        徐之玟想亲亲她,亲亲她的chun。

        不用太深入,但十足认真的吻就够。从窄小但长的床铺上跪起,百褶裙摆从tuigen向前划去,留下浅浅的yang。膝盖也抵到前面来,才伏shen向前靠去。

        两只手分别抵上肋骨,拇指与虎口沿着ru缘轻轻hua动,她想chu2摸她的ru房,但也想缓下气氛叫她放松,这应当是一个温馨的吻,温馨的初吻。

        但鹿容拒绝了她:“……嘶,下去。”

        那儿胀得很明显,仅仅是轻chu2边缘就够难受了。

        徐之玟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句冷冰冰的推拒让她shentixie了力,有些重心分散到了手上。

        按得鹿容痛呼出声。

        “啊!哈啊…你……说了下去!”

        徐之玟张了张嘴,“很痛?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怎么会痛?是有点充血zhong大,泛红,血guan扩张?”

        “都是我的错……居然都没发现,对不起,但是这个症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摸着有ying块吗?”

        鹿容:“……”

        在嘴边的斥责突然只能咬碎了牙又咽下去。

        “不知dao,没敢摸,很痛,你tian的时候开始的。”

        徐之玟睁大了眼睛,罕见的充满了天真的疑惑。

        “那…还是别zuo了吧,我约司机过来,下午带你去检查。”

        贵族子女出校几乎是不需要请假的,只是通知。

        “……不行。”鹿容说,“还是得zuo。”

        徐之玟小心翼翼地确认她的表情,很认真。

        “那你要是不舒服,告诉我。”

        实际上,她不论舒服不舒服都很少沟通,尽guan在shen上ti现得明显,到底也没叫几声。不是十足的认真,是十足的冷漠。

        想到这,徐之玟脸有些红,手掌抚平她的小腹,一路向下摩ca着,没有遮掩的一条细线。

        她印象中的鹿容,也是这么沉默寡言。

        nen生生的tuigen正夹着她的膝,细feng合得紧紧的,唯有一颗小he领tou鼓起来透着红,将周围染粉。

        虽然在昨日她的“系统”来临之前,她并没有太注意过鹿容,但是……

        扳开拢住的tui没费力气,很顺从的张开,鲜艳的小扇连通着幽深的dong口,好像在诱人采撷。

        但是,好像不太一样。

        从前的微笑不会让她有心悸的感觉,从前的对视不会让她想要避开,从前即使离她只剩下五厘米也不会想亲上去。

        可是现在,

        指尖挑开那层yu盖弥彰的ruan肉,顺着甬daohua进dong底,

        她们离得这样近,肉贴着肉,又好像离得好远好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夏目友人帐》双xing同人 【名柯总攻】训犬 情难自禁 【HP】赛克林家族: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