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少妇或熟女被帅气处男爆炒【BG】 > yin暗痴汉男高人妻(阿彦的臭鸡巴全部cao进秦芝姐的香小xue里了~)

yin暗痴汉男高人妻(阿彦的臭鸡巴全部cao进秦芝姐的香小xue里了~)

阴暗痴汉男高×人妻(“阿彦的臭鸡巴全bucao1进秦芝姐的香小xue里了~”)

        今天,经年未见面的老同学,因为二胎小孩满月,打来电话问她是否参加满月宴。

        到现在算起,毕业那年已经是一个连回忆都要思索一番才能想起的情形,所谓同学情,在社会这个超大号的染缸里梭巡几轮之后,也只剩结婚满月宴随份子那种彼此心知肚明的小算计。

        可那,毕竟是少年时代最好的朋友啊。

        秦芝与她寒暄一番之后,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如果蓝色代表忧愁,红色代表愤怒,橙色代表快乐,那么大面积的粉色里掺着一点黑……又掺着一点紫,又代表什么心情呢?

        “唉……粉色比较常见是代表心动吧!那有点黑又有点紫——呃,”对面的老友明显为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怪问题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倒也真的认真思索起来,“可能是某种比较深刻的,不太一样的心动吧。”

        “哈哈哈我随便说说啦,不用太认真想了。”秦芝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

        挂断电话后,秦芝rou了rou长发,走进卧室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心里渐渐把那件事情抛在脑后。

        步入中年之后,她渐渐习惯了午睡,选择衣服时舒适xing的比重远远大于美观xing,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不再像当学生时一样拥有一gu死都要把题目弄明白的犟脾气了,弄不明白,就算了呗。

        她的丈夫因为工作需要去了异国,已经是17年老夫老妻了,七年之yang过了两轮,几天几月不见,好像也没什么所谓。

        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着,秦芝因为是在家中办公,只是偶尔出门,对8层住hu的动静会格外关注一点,比如02hu夫妻吵架啦,03hu老爹好赌家里人不给钱气得离家出走啦,等等等等诸如此类,鸡mao蒜pi的小事情大堆,倒是对门那个新搬来的面容阴郁的男高中生,稳稳当当,安安生生的,每天两点一线,想必他外地打工的父母,也会很省心吧。

        乡下来的婆婆退休之后爱上了种菜,最近的周末又乘公交车来城里找她送菜和土鸡dan,东西到了之后,婆媳两人尴尬地聊了几句家常,婆婆谢绝了她所说的关于留下来住几天的建议,利索地背着挎包去坐公车了。

        看着撑满整个“信利牌”塑料红桶的青菜,还有一大袋的土鸡dan,秦芝很tou疼,总说了别送,还是送,她一个人又不爱吃,又吃不完。

        最后几番思索,还是那个解决办法,秦芝将青菜与鸡dan分拣zuo几份,想想还是一视同仁,连男高中生家也准备了一份。

        挨家挨hu敲完门,最后轮到对门,她刚刚曲起指tou,还没chu2及门面,沉重的防盗门“咔ca”解锁了。

        “秦芝姐!”门里边儿的少年语调上扬,看起来有点高兴,“你来啦。”

        “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他情绪忽而又转向低落,“每天,都没有看见你。”

        秦芝感觉这话有点别扭,但又说不上哪里别扭,她随意盘着tou发,展lou出一个热情的笑颜:“小彦啊,阿姨给你送点土特产,你千万别拒绝啊!”

        “都是乡下自己养的菜和鸡,农药都没pen,你们高中生吃了很好的!”

        对面的高个儿男生穿着一件淡蓝色的修shenmao衣,里面探出一截儿雪白的衬衫领子,下shen着薄款宽松的牛仔ku,但依然可见双tui笔ting修长,腰肢极细,一整个人pi肤白皙,面容帅气,他的目光带着极其黏腻沉重的热忱,被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秦芝有点慌。

        漂亮俊秀的年轻男孩,仅仅是看着她,好像内心就涌出无数满足与柔情,但这还不够……

        秦芝随意督促了几句男孩不仅要努力学习还要顾及shenti,shenti才是革命的本钱之类的空话,然后拒绝了李彦促膝长谈的邀请,转shen离开。

        门关上之后,秦芝像是打了一仗似的长吁一口气。

        秦芝从小到大啥也不出众,平平稳稳地高考,上大学,毕业,你要真说她有什么不同,那就只有一件事——她有一个特异功能。

        她能看见“颜色”。

        每个人都有颜色,颜色会变,长这么大,秦芝也有经验,可以分辨了,大bu分萍水相逢的人都是灰色,红色,蓝色,橙色,分别代表平常,愤怒,悲伤,快乐。

        事实上,在秦芝的眼中,李彦有着不太一样的颜色。当她刚才推开门时,她看见的是大面积的柔nen梦幻的桃花粉,然后是丝丝缕缕的黑色与小面积的紫色,当她说话时,眼前的色彩也像花一样,绽放着,涌动着。

        那是什么情绪呢?

        她愣了愣神。

        再后来,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日子,秦芝的丈夫在家休完了年假又匆匆离开,李彦的学考全bu完成,即将开始百日誓师,那时候秦芝忽然明白了那颜色是什么情绪。

        李彦向她告白了。

        她当然也拒绝了。理由用膝盖想也知dao是哪几个,她已婚,他太小。

        为了避嫌,秦芝更少出门,连和邻居的闲话也很少了,那当然是为了躲着李彦。当然,她不得不承认,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年轻的男生的爱慕,是令她有点小小得意的。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年轻人的告白更能证明自shen魅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