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一口糯米糍(提灯看刺刀) > 家庭攻防战续写

家庭攻防战续写

*前2k为原文,后面也有原文,中间和前后空了三行的是续写的。

        晚上楚慈回到家,酒气还没完全散去,嘴chun红得仿佛要滴出血,眼晴水汪汪的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韩越本来正在家里团团转着到chu1pen火,结果一见媳妇立刻惊了:”你……你怎么能把我丢在家里,自己跑出去跟野男人喝酒?”

        “……”楚慈冷冷地看着他。

        当然这目光在韩越眼里就变成了:媳妇面如桃花,双眸han情,仿佛内han千言万语,满怀爱意地注视着英俊潇洒的自己……这是怎样销魂蚀骨的情景!这分明是要搞诱受play的节奏啊!

        韩越当即激动了,摇tou摆尾扑上去说:“楚慈~!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了!你看这夜深人静春宵苦短,咱们赶紧洗洗上床入dong房去吧!”

        所以这就是楚慈一直搞不懂的问题:韩越他到底明白什么了?!

        韩大军痞乐颠颠把楚工程师的衣服扒了,生拉活拽拖去洗澡;浴室情趣玩够之后再叼上床,正要埋tou开吃,突然楚慈说:“糟糕!”

        韩越心说你现在不让我动我才糟糕呢,于是不guan三七ニ十ー就往里ding。

        楚慈却一把推开他,下床抓过大衣就开始翻。

        韩越莫名其妙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凑上去看:“你找什么?”

        “嗯嗯。”

        “到底找什么?”

        “嗯嗯嗯嗯……"楚慈终于把注she1qi抓在手心里,回tou严肃地看着韩越:“你愿意躺下让我攻一次吗?”

        韩越立刻坚决摇tou。

        “我就知dao!”

        楚慈瞬间手把针落,韩越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手脚发ruan,扑通一声倒在床上——这下惊喜全变成了惊吓,韩越愣愣地看着那针筒,只想从心窝里pen出一口血。

        “咦,这么guan用?”楚慈竟然还很惊讶,把针筒对着灯光研究了好一会儿,才满意地拍了拍韩越的脸:“怎么样,这下总该让我上了吧?”

        韩越:“……”

        韩越只觉得yu火焚shen,竭力想忍住cu重的呼xi,却无法控制全shen的血都一阵阵往下涌。

        他这样子颇有点恐怖,楚慈看了半天不敢下手,僵持好一会儿才严肃告诚:“待会你可不能找我算账啊,要找就找颜大校吧。”

        韩越:“……”

        “嗯,我先上网去搜一下。”

        韩越于是眼睁睁看着楚慈披上衣服,搬来电脑,打开还是《如何正确的当一个攻》;当攻第二条让韩二少既悲且喜,只见那是:让你的小受永远都很舒服,那他这辈子都会乖乖当受的。

        你丫是什么意思啊!原来老子技术不行吗!

        韩越差点pen出第二口血,之间楚慈啪的把电脑一合,认真dao:“我明白了。”

        他盯着韩越那斗志昂扬的yu望,足足看了半天,才一脸为科学献shen的壮烈表情,伸手慢慢握住了它。

        韩越那瞬间的刺激啊,脑海里一片空白,差点就这么she1出来。楚慈跪坐在他大tui两侧,鬓发垂在脸腮,修长仿佛艺术家一样的手指握着他坚yingbo发的yu望,一边上下套弄一边问:“舒服吗?”

        韩越张了张口,半晌才沙哑dao:“宝贝儿,重一点……”

        楚慈虚心接受意见,不仅微微加大了手劲,还用拇指技巧xing的搓rouding端,只几下就让韩越发出了难以忍受的抽气声。

        其实楚工这手活儿实在一般,他的青少年时代太过贫瘠,没受过电影杂志的丰富教导,成年后又没谈过女朋友,所有xing经验都来自于韩越强ying而野蛮的施舍。第一次主动帮人手活实在让他压力巨大,只能在脑海里回忆韩越平时是怎么对他的,然后呼xi不知不觉就加重了。

        “你脸红了。”韩越chuan着cu气dao。

        楚慈面无表情,但神经深chu1那奇妙而煽情的刺激却挥之不去,让他眼神也微微有些迷离,“你怎么还不出来?”

        韩越不说话,只笑看着他,眼神里闪着狂热的光,亮度让人mao骨悚然。

        楚慈坚持弄了七八分钟,到最后手都酸了,韩越虽然阳jing2chu1青jin直暴,但面上仍然老神在在十分淡定。zuo攻没长xing的楚慈终于不耐烦了,把手一摔说:“不guan了!我去找runhua剂!”

        他面红耳赤跑进浴室,没注意韩越条件反she1xing的伸了下手,仿佛想抓他,但又立刻缩了回来。

        几秒钟后楚慈拿着玫瑰香runhua剂走回来,满脸强自装出的镇定:“你翻个shen。”

        韩越用无辜的眼神示意自己没法动。

        “好吧,那你pei合我。”

        韩越han笑看着楚慈气chuan吁吁的搬自己,先抬起手把他往侧边翻,不成后换了个姿势从后推,再不成便绕到前边来,抓着手臂往左边拉……

        努力半晌终于生气了:“你为什么那么重?!”

        “面对面也可以zuo的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夏目友人帐》双xing同人 【名柯总攻】训犬 情难自禁 【HP】赛克林家族: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