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后妃风月录(SM) > 瑾妃篇|刮yin毛/半露出/被侍卫吃豆腐

瑾妃篇|刮yin毛/半露出/被侍卫吃豆腐

瑾妃篇|刮阴mao/半lou出/被侍卫吃豆腐

        车水ma龙的后夏国都城,一ding垂着红纱的轿椅随着浩dang的车ma向皇城走去。随行的人皆是异族打扮,不同这中原的衣饰。那轿椅隐约可见一shen红衣的女子坐在其中,裙角皆是金丝线绣的花朵姿态各异,长发并不绾起梳成髻,只松松编了个大辫子跟坠了宝石的金链子编在一起,额前也坠着数片金叶子zuo的金饰。脸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面纱,真容让人看不真切,只余lou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微微上扬似月夜下的白狐又似廊下轻盈狡黠的猫,眸子是略带墨绿色的像是深不见底的池水。

        这一路人ma浩浩dangdang行至皇城下一个小院内,一位年迈的妈妈将轿中女子扶下来,女子足间的铃铛随着动作叮当作响。有官兵将女子带入内室,这边妈妈边伺候女子梳妆换衣。原来女子乃是那边境小国的公主,此番进皇城为是向上国示好这首领便将自己女儿进献给皇帝。只见她已将衣裳除净,这边妈妈拿出一匹三指宽的红绸围着她一双白兔似的双ru缠绕起来只堪堪遮住rutou和ru晕,上下的ru肉被勒得微微溢出来,仿佛再用力就会滴出汁水一般。将双ru上的绸缎系上结,妈妈又打来一盆水,将随shen携带的小刀用烈酒ca拭了将公主双tui分开,细细的刮掉花chun边上的nong1密mao发只留下整个花xue上方的一点儿mao发,整整齐齐的修剪成一个正方形。刀锋锋利,刮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刮完过后竟觉得又疼又辣还有些发yang经不住想伸手去摸奈何屋内还有个老妈妈实在下不了手。这边又拿出两gen较细的绸带,将她两片nen红的花chun分开到最大几乎贴到大tuigenbu,用两条绸带分别将她的花chun固定成门hu大开的样子又在腰间交叉固定系起来。妈妈cu粝的手指将她花di上保护花di的nenpilu下来,从未被chu2碰的花di哪里受的住这个刺激,她被刺激得立即将双tui合拢,那老妈妈不妨tou差点被脚赏了一个嘴巴。待缓过来她又将双tui分开,妈妈将一个坠有铃铛的夹子夹在花di上,这回她学聪明了夹上过后便立ma闪开,果然公主ma上将双tui夹起,却因花chun已被束起而给不到花di任何抚wei,tui间不受控制的shi了一片被夹住的花di突突tiao个不停。

        一番折腾停当,公主shen上只有几条缎带遮蔽,老妈妈从箱柜里取出一件朱红的暗花斗篷,直接批在她几乎赤luo的shen躯上,这斗篷长到脚踝将她shenti整个罩住,只在领口chu1有系带系住要是走动间不慎便会lou出春光。

        这边公主乘坐ruan轿出了小院,行至北侧gong门前,驻守的侍卫拦下了例行检查,为首的dao,“既是献给圣上的,我等必要仔细检查,防止尔等内藏祸心。得罪了万望公主见谅。”

        说话间将公主请下了轿,几个高大如雕塑一般的侍卫便将她围在角落chu1。为首的dao声得罪了便上前掀开斗篷,这一掀周围的侍卫都呆住了,浑圆的玉ru被勒得颤巍巍的分为两半,pi肤好似nai冻成的一般白nen细腻,腰肢纤柔双tui笔直。见到如此尤物,这侍卫长免不得上手好好检查一番,见他伸手狠狠rou了一把丰run柔腻的nai子,隔着红绸逗弄得ru尖的小果都立了起来又狠狠的掐了一下,公主不禁惊呼出声。他抬tou看了一眼,蹲下摸了摸那被迫张开的花chun竟被风chui得有些干燥了,拨弄起夹在阴di上的小铃铛,满意的听得公主一阵轻chuan。玩够了之后又伸手浅浅的插到花xue里,放肆的搔弄着xuebi。她虽生的是在边陲小国,中原皆dao那chu1是蛮夷之地,但是贵为一国公主,从小便是在chong爱中长大的,举国无人不尊敬她,从无一人冒犯。第一次被男人看去了shenti,竟是在是在这gong门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还被数个男人像是物品一般围观挑拣,不知以后的日子还当如何,思及此chu1不仅是面上红了双眼也跟着红了。

        这边侍卫玩弄了一番,过了手瘾,也不好太过,毕竟是要进献给皇帝的。便大手一挥放了他们入gong。

?s  i  mi  sh  u  w  u  .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