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焚心以火(西幻/np/高h) > 1 在梦里和兄长们luanlun,醒来后想着哥哥自慰

1 在梦里和兄长们luanlun,醒来后想着哥哥自慰

1  在梦里和兄长们乱lun,醒来后想着哥哥自wei

        不知第多少次,塔尔妮斯从裹挟全shen的情热中惊醒,心脏仍在为刚刚淡去的梦境狂tiao。

        黑天鹅绒窗帘的feng隙间xie进一丝月光,塔尔妮斯仰面望着四zhu床ding的华盖,汗津津的pi肤上满是她所熟悉的chao热。被汗shi的绸缎睡袍紧贴在她的后背上,shi黏发凉。

        如同此前每一次从春梦中醒来,她的tui间早已shi透。黏稠的yeti彻底浸shi了内ku轻薄的布料,盛不住的丰沛蜜ye从肉feng中渗出,在她于睡梦中难耐地反复翻shen之际liu下,又被无意识地交叠磨蹭的大tui蹭开,将阴hu和tuigen涂得一片shihua。

        受淫乱的幻象所刺激,她的子gong早在梦中就已经兴奋地zuo好了受孕的准备,却迟迟未能被期待中的jing1ye灌满。此时意识到希望落空,gong口极其不满地收缩绞紧,在她ti内拧出一丝尖锐的疼痛,激得她xuedao深chu1的空虚感更加猖獗。

        好难受。

        好想zuo爱。

        深xi一口气,塔尔妮斯掀开羽绒被褥,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撩起睡袍下摆,将shi透的内ku扯到大tui中央,蜜ye满溢的阴hu暴lou在了夏夜微凉的空气中。tui心的层叠肉ban已经涨成了饱han情yu的玫瑰色,她张开双tui,将手伸向了shi漉漉的下shen。

        zuo下liu的梦,惊醒,用自己的双手纾解yu望,然后独自躲进浴室清洗,在天亮后换上得ti的衣装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家人面前――被反常的xingyu折磨了这些年,塔尔妮斯对这一liu程已经再熟悉不过。纤细的手指熟稔地蘸上从肉dong中涌出的蜜ye,分开肉ban,来回rou弄ding端已经发zhong的阴he。轻微的水声在寂静中不绝于耳,塔尔妮斯咬紧嘴chun,暗自庆幸睡在隔bi的女仆听不到这可耻的声音。

        那些背地里嘲笑她的冷淡的深水城贵族不会知dao,安瑟家孤僻的、阴郁的年轻女儿是如何每晚都在无人的卧室内熟练地敞开双tui自wei,一只手在shen下抚弄自己淫水泛滥的小xue,另一只手按住一边ru房rounie。十六岁的少女,轮廓柔和的面孔稚气未脱,shen段也尚未成熟,甚至还未曾ti验过真正的xing爱,玩弄起自己的shenti时却已完全是一副沉迷肉yu的dang妇模样。

        男人们啊,总是在娼ji中寻找圣女,又热衷于让贞女变成dang妇。卧室内外的巨大反差是一剂致命的春药,如果让那群断言塔尔妮斯在床上一定比在舞会上更无趣的贵族青年目睹这一幕,至少有一半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用自己的xingqi取代她的双手,狠狠插进她汁ye横liu的小xue里。

        然而塔尔妮斯并不关心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她的yu望中没有他们的席位。她半眯起涣散的琥珀色眼睛,在记忆中打捞淫靡幻梦的碎片,其中只有她的哥哥们――同父同母的,血脉相连的哥哥们。

        梦中的她是幸福的,被两个兄长亲昵地簇拥着,疼爱着。长兄艾斯塔尔从背后拉开她的双tui,lou出shi淋淋的肉xue,让次兄盖兰将xingqi毫无阻碍地送进xue口。哥哥们温热的躯ti将她夹在中间,盖兰一边扶着她的大tui往里冲撞,一边衔着她的嘴chun与她接吻,而艾斯塔尔则从shen后将她的双ru拢进宽大的手掌中rou搓,食指与拇指将ru尖捻在指腹间轻轻拉扯。待盖兰在她ti内she1jing1,兄弟俩便交换位置,轮到艾斯塔尔从正面插入妹妹高chao后仍在痉挛的min感小xue。不论是谁埋在她的shenti里,他们都反反复复地在她的脸颊、脖颈和xiong前印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仿佛在试图说服她,这不是一场普通的xieyu。

        塔尔妮斯被兄长们溺爱得浑shen发抖,不住小声咿呀淫叫。一想到正在自己的小xue里进进出出的肉jing2属于血亲兄长,她就不可自制地愈加兴奋,xue肉都颤抖着抽搐起来,将哥哥们的xingqi咬得更紧。

        ……啊,是兄长们在爱我呢……被填满的感觉好舒服,好喜欢……

        兄长的……在里面变得那么大,那么ying,那样激烈地ding着min感的地方……一定是很喜欢我的shenti吧?

        这ju罪恶的、病态的shenti,居然也能被兄长们这样赤诚地喜爱……好高兴……

        梦里的塔尔妮斯紧紧抱着艾斯塔尔的脖子,眼神迷蒙,口齿不清地呜咽着,求他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年长的男人们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回以温和的应允,轻唤她的名字,称她为乖孩子。梦外的塔尔妮斯自嘲地想,梦中的她当然是乖孩子。她的小xue为哥哥们liu出了这么多淫ye,这样殷勤地吞吐他们的肉棒,将他们she1进她子gong中的jing1ye全数容纳,是最乖巧的xing爱玩ju。现实中的她却是不折不扣的坏女人,看见有好感的男人就幻想和对方zuo爱,对温柔照顾她的兄长们抱有肮脏的臆想,甚至想着他们自wei――尽guan他们多半早已知dao,只是默契地闭口不提。

        因为她正是那种悲剧作家和三liu小说作者所偏爱的,受诅咒的孩子。

?s  i  mi  sh  u  w  u  .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