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剑网三】步入江湖二三事 > 【浪三归/莫铭刀宗侠士】祸不单行

【浪三归/莫铭刀宗侠士】祸不单行

漂亮的鲛耳上还挂着水珠,亮晶晶的,像是被打磨成薄片的宝石放在阳光下,折she1出绚烂的光。浪三归动了动耳朵,水珠被甩下来滴到池子里,侠士的视线跟随那滴水珠,怔怔地看了会儿池子,又怔怔地抬tou。

        浪三归赤luo着上shen,下半shen浸泡在水里,侠士见过他衣衫不整的模样,毕竟后者常年不肯好好穿衣服,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见到这种形态的刀主——鲛耳鱼尾,从腹bu蔓延上来菱形的颗粒,泛着淡灰的光泽,如他此时的眼瞳一般妖异。

        他师父是只鲛人。

        侠士不自觉后退了半步,又被浪三归的眼神钉在原chu1。他嗓子干得发涩,像磨砂纸一样cu糙:“我…抱歉,师父……我不该不敲门进来、我ma上出去!”

        “谁让你出去了?”浪三归被撞破真shen,反倒是不慌不乱的那个,他看着自己被吓到呆傻的徒弟,笑了笑,轻声dao,“回来。”

        鲛人在海中时可依靠声音诱惑船上之人,将其骗入水中捕杀。

        侠士显然是不知dao这个传闻的,否则不会乖乖地过去。

        他四肢好像生了锈,一举一动全然不似武人的矫健,待走到岸边,还不知dao怎么告罪才更诚恳,浪三归握住他的脚踝一拽!池子里激起水花,哗啦一声打到岸上,弄得浪三归原本放在上面的酒盏都不能喝了,不过他也没心思在意那些小事。他稳稳地托住侠士的shenti,避免他的好徒弟摔得太惨或者沉下去,等侠士咳嗽缓过来才开口:“你知dao鲛人的chu1境吗?”

        侠士努力回想了一下,鉴于有记载的鲛人出现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所以他花了点时间,但是他大概听过那只鲛人的结局,浑shen上下能入药的地方基本都“物尽其用”了。

        他的shenti僵ying起来,鲛人和人都占了一个“人”字,却似乎是有着血海深仇的。

        “瞧你,怕什么。”浪三归凑到他的耳边,说话时,尖锐的獠牙ca过侠士的耳廓。

        “你是我徒弟,我知dao你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是你师父,你也要相信我不想伤害你。”

        侠士的shenti放松下来,但浪三归的手摸进他被打shi的衣襟。

        “所以现在,好好听师父的话,不要给我伤害你的理由。”

        ……

        ……

        shi漉漉的衣服扒在shen上不会好受,浪三归贴心地替他的徒弟脱了下来,可侠士抖得厉害,他自然而然地以为对方怕冷,xiong膛贴紧了他的后背,却听侠士闷哼一声,夹着他的xue肉瞬间绞紧数倍。浪三归舒服得喟叹出声,满意地掐着徒弟的腰变本加厉地往里一ding,连xiezhi腔附近的鳞片都贴到了红通通的tun肉上。

        浪三归感觉到自己似乎进到另一个腔口,紧致富有弹xing的肉环箍着他的zhushen,里tou的水yexie洪般浇在自己的肉jing2上。他的徒弟和他一样生而有异,多了张正常男xing不会有的雌xue,他看那口雌xue生得窄小,插进去时,侠士眼泪liu得止都止不住,还以为此chu1没有发育完全,未曾想竟是有gong室的。

        发情期的鲛人只有两种yu望,进食和交pei。他虽然此刻属于人的理智不多,却也清楚自己不能把徒弟吞吃殆尽,于是发现侠士ju备gong腔一事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他另一bu分的yu望。

        浪三归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上许多,但这并不能给侠士带来多大宽宥,甚至他被浪三归圈着腰腹,左tui被另一只手抬起掰开,ti内鲛人的肉jing2还带着极薄极ruan,存在感仍无比鲜明的鳞片,仿佛兽类的倒刺,在插进来时尚且无事,ba出却牵扯剐蹭min感的ruan肉。侠士本来就是被强行侵犯,未经人事的shenti何曾经历过这般苦楚,登时哆嗦得如筛子,浪三归的xing物cuying无比,温度却要低一些,鲜明地提醒着侠士他在被非人的生物cao2干进gong腔。

        “呜、啊啊啊!啊……疼…疼呜,师父…不要……”

        侠士仓惶地摇着tou,手快要扒不住池岸,浪三归将他的shenti往上托了托,好避免他被水呛到,但旋即把人摁在岸边,强悍的腰shen前后摆动,带动着cu红xing物在tunfeng间进进出出,牵扯出一gugu淫水滴落进池水里。噗嗤水声和tun肉撞击的啪啪声响混杂着断断续续的哭chuan求饶,让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是刀宗刀主的居所。侠士昏昏沉沉,被ti内的肉jing2蛮干得快要失去意志,只晓得随浪三归的动作起起伏伏,被强制撬开的gong腔已经被磨到发zhong,快感堆积成guntang的温度,快把他的脑子都烧化掉。

        “慢点,哈啊……呃嗯、要破了…肚子……”

        浪三归横在他腹bu的那只手便用力地往下一按,侠士眼前一昏,徒劳地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tuigen一抽一抽,被这一下刺激得用雌xue达到了第一次高chao,恍惚间,他师父咬住他的侧颈,han糊dao:“这种程度还破不了。”

        这种程度……还能到那种程度?……

        侠士迷迷糊糊地想

【1】【2】【3】【4】【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爱 《夏目友人帐》双xing同人 【名柯总攻】训犬 情难自禁 【HP】赛克林家族: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