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少妇或熟女被帅气处男爆炒【BG】 > 武林豪杰被托付的小妇人(喷出的ai液被roubang搅动着,撞击成银丝缕缕)

武林豪杰被托付的小妇人(喷出的ai液被roubang搅动着,撞击成银丝缕缕)

武林豪杰×被托付的小妇人(pen出的爱ye被肉棒搅动着,撞击成银丝缕缕)

        收到杨靖病重的消息,赵昆ma不停蹄往湘川赶,路遇急雨也不敢稍有停歇。

        当年青龙帮如日中天,杨靖更是风光不已,他们一伙兄弟在武林中潇洒肆意,杨靖看他年岁小又没有父母,索xing与他结拜兄弟,将他当zuo弟弟看待,杨靖于他,是恩重如山。

        到了湘川郡的桃林镇,杨靖翻shen下ma,      直奔巷子里的一chu1小宅子里。

        宅子前门可罗雀,凄凉冷寂,似乎无人知dao这一hu的男主人即将走向生命的终点。

        杨靖因为夺权失败,被青龙帮的大当家逐出门派,还被废了武功,那伙趋炎附势的人没敢有所挽留,只有赵昆与杨靖还有信件往来。

        赵昆的目光放远,叩响了门扉——

        开门的是一个摸约二三十岁的小妇人,pi肤白皙,杏仁眼,shen材丰腴,此刻正略有局促地垂着眼。

        “……敢问阁下是?”

        赵昆忙dao:“这位便是嫂子吧,在下是杨靖的结拜兄弟赵昆,来看杨大哥的。”

        “叫我阿芙就好。”女人点了点tou。

        在赵昆看向阿芙时,阿芙也在小心地打量着赵昆,只见赵昆竟然有九尺来高,shen躯凛凛,相貌堂堂,nong1眉大眼,xiong脯横阔,话语轩昂,看起来令人心生怯意。

        两人一路走过小院,来到厢房,房间内光线沉沉,门窗紧闭,一个男人躺在踏上气息奄奄。

        “杨大哥!”赵昆han泪跪倒在杨靖床前,“你怎么成了这样!”

        杨靖脸色灰黄,颊上的肉全瘦干了,他虚弱地笑了两声,将阿芙与宅邸尽数托付,话音未落,便阖然长逝。

        杨靖死后,尸shen要在宅中停灵七天,赵昆就暂且住在东厢房,而阿芙还睡在正房里。

        ——

        入夜了,阿芙在正房的榻上盯着天花板发愣,她穿着薄薄的单衣,衣襟hua下,lou出雪白温ruan的肩tou。

        从前年五月杨靖病倒开始算起,他们已经有三年没行过房事了。她转念想到丈夫不在世上,心中起了些悲意,眼中覆上浅浅的泪光。

        不知怎的,当月光透过窗纸,落在她的shen躯上时,她忽然渴望得厉害,阿芙解开衣扣,lou出雪兔一样两团浑圆的ru儿,两手缓缓rounie着,指尖又开始浅浅玩弄樱桃般的nai尖。

        她到了三十二岁,因为三年的禁yu,yu望如同压抑的火苗,越烧越旺。

        阿芙的nai尖比旁的女人大一些,也更加min感,稍微一拧,小腹就因为快感而微微抽搐。

        玩了一小会儿,naitou越发zhong了起来,下shen又yang得厉害,她就空出一只手来,伸向tui间,nie住肉ban之间的阴珠,轻轻挑逗。

        阿芙又羞又舒爽,不住地低声哼哼:“嗯……嗯啊~”

        哪知dao对于习武之人赵昆而言,这暧昧的水声与低低的chuan息,就如同发生在耳边一样,无所遁形。

        赵昆隐忍地闭上眼睛,心浮气躁地盘起tui开始打坐吐息。

        这小妇人怎的才死了夫君还有心思zuo这个?

        连续几夜,夜夜如此,白日里,阿芙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无知妇人,到入夜,赵昆才知dao她也是个馋嘴的女人。

        到杨靖入土,这一个月里赵昆几乎没怎么睡好觉,他听力绝好,渐渐知dao了阿芙shentimin感,水又多,喜欢先rouxiong后插下面,办事的时候还爱哼哼。

        ……

        赵昆斟了一碗烈酒,仰tou喝掉,在昏黄的烛灯下,他的意识似乎也浮在云端,昏昏沉沉,只有一个想法格外清晰——

        大哥已辞世,他应当也是可以的吧?

        正房的阿芙正脱着衣服,就被一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