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少妇或熟女被帅气处男爆炒【BG】 > 邻家阿姨小可怜(剧情向)

邻家阿姨小可怜(剧情向)

邻家阿姨×小可怜(剧情向)

        康福社区C栋新搬来了一对夫妻,没过两天,方圆三四栋的阿婆阿公都知dao了。

        城市飞速发展后大量人口涌入,此地算是逐渐形成的设施落后的“中空地带”,邻里之间的交际方式有别于独善其shen、“各扫门前雪”的高档小区,那种有点让人不自在——家长里短的消息守不住的热闹,仍旧在这片青灰色的老式家属院弥留。

        落日西斜,社区照例又在周四4:00后停水,大家早早洗了澡,穿了睡衣踱步到社区中心公园里乘凉,到天全黑,正好可以省一点电费。

        公园水池边上环形座椅上,稀稀拉拉坐着一些睡眼惺忪的人,微风拂过,有孩子又哭了。

        “……柳老师?”

        “柳老师??”

        “哎!……怎么了?”其中一个柳叶眉,鹅dan脸的年轻女人正晃神,闻言,手中撑着的大蒲扇停止摇动,“抱歉,我正发呆呢。”

        说话的女人不在意地笑了笑:“没事儿,饭后脑袋晕,想睡觉,大家都这样。”

        “您家的晓杰进金阳小学了吗?看你们家刚搬过来孩子学籍肯定也要转吧?”

        那位被叫zuo柳老师的年轻姑娘一听,正中了苦chu1,也是不禁抱怨:“金阳小学人也不多,怎么总是不松口呢?”

        两人都是叫苦连天,几番诉苦寒暄之后,柳老师似是想起一番心事,微微侧过脸去,蒲扇边沿徐徐扣住下颌:“对了,阿丽姐,问您个事儿。”

        “什么?”

        “我们C栋八层那个,打孩子的……那一家……”

        “你说每晚喝酒那一家是吧!”

        “是!那个男的……”

        “他以前在工地上班的,后来出了事故,就开始喝酒,喝完酒之后就打老婆,老婆受不了跑了,落下一个孩子,现在也是被爹打……”

        “我昨天又看见那个孩子睡在楼dao了,怪可怜见的!”

        “可不是!”阿丽一拍大tui,“那个模样,比他父母都要出挑,就是犟了一点儿,不爱哭不爱笑的,跟块臭石tou似的,要不然,邻里街坊可要给拼了命他撑腰了。”

        “哎……可真是……”柳老师垂了垂眼,又晃了晃脑袋,面颊边沾着两缕汗shi的发丝,微粉的鼻尖又冒出了汗珠子。

        柳老师本名柳燕君,刚刚搬来城里,没有一番运作,还算不上正儿八经的老师,这个“老师”的称谓,一方面算是敬称,一方面,她天然有一种和煦柔和的气质,观之可亲,文化程度又高,在众人眼中就活脱脱是一个教书育人的教师,“柳老师”一称应运而生。

        燕君握着蒲扇一步一步上了七楼,掏出钥匙开门时,她不禁注意到躺在过dao角落里那一ju小小的shen躯——是那个总被爸爸打的孩子。

        他才堪堪六七岁,pi肤白皙,一双杏色的圆眼睛,短袖里伸出的两截细瘦的胳膊,星星点点的青痕犹如最前卫的油彩画像,男孩子听到脚步声像条警惕的狗似的抬起tou来查看,见是燕君又垂下脑袋愣神。

        “要不要去我家吃点饭,我看你在这儿坐了一天了。”燕君dao。

        男孩摇了摇tou,没有说话。

        “可是我家昨天刚买了很多冰棍,我儿子感冒了我不让他吃,可以给你吃。”

        男孩略有迟疑,圆眼睛扫过燕君家褪色的铁门,上面还挂着褪色的春联,门中央一个倒着的福字墨汁淋漓。

        燕君笑了,嘴chun边两个深深的酒窝更深了,她强拉起那个孩子:“走啊!扭扭nienie的像什么呢!”

        吃了吃一gen“小冰棍”,男孩子又狼吞虎咽喝了两大碗粥,一点菜也没吃,柳燕君去阳台上晒完衣服,回来看到男孩已经等在门口要离开了。

        她去开门,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周亭。”男孩学着她的样子,勉强lou出一个难看僵ying的笑容。

        她随手摸了摸周亭的脑袋:“以后都可以来我家玩,我们家晓杰刚搬过来都没有朋友。”

        周亭没有点tou也没有摇tou,显然是在分辨这是不是一句客套。

        后来周家的情况每况

【1】【2】【3】【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