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去读书吧 > 少妇或熟女被帅气处男爆炒【BG】 > 现代版小美男鱼(she尖扫过敏感的上颚,瘙痒似的)

现代版小美男鱼(she尖扫过敏感的上颚,瘙痒似的)

现代版小美男鱼(she2尖扫过min感的上颚,瘙yang似的)

        K市市中心私人医院的高级监护室外,一个女生shen着宽松的青色校服,抱着书包静静坐在金属医疗椅上,因为坐得久了,大tui下的区域渐渐染上了她的ti温,甚至产生了灼人的错觉。

        她恍然感到了一种在课堂上听不懂的知识点的烦躁,静默里,细细的摩ca变成了耳边渐行渐远的噪音,渐渐的,她的脖颈折下来,原本因为缺觉而呆滞的眼睛更加有点涣散。

        “滴滴滴——”

        她一惊!猛然振起脑袋,原来是手上那个旧式电子表响了。

        学生环顾四周,一整dao铅灰色的长廊,各种不知名的设备嵌入墙bi,远方最尽tou的窗上she1出一dao光亮,最后抵达她的脚边也只余微弱一点,如同江波yu静时最后的一线涟漪。

        shen边的门终于是开启了,一个shen着西服的中年男人从中走出来,看见她,扶了扶眼镜,lou出一个亲切的程式化的笑容,用气声dao:“晨宜,他醒了。”

        晨宜闻声点tou,又踟躇,书包背着,还是放到外面,最后还是决定背着,这是她最后一点家当了。

        她走在男人shen后,房间里敞亮宽阔的一切,晨宜看不真切,只是闻见空气中淡淡的空气清新剂的味dao,为了讨病床上那个人开心,房中只有两个护工,还有一个穿长旗袍的女人,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橙橙。”床上的人dao,“你们都出去,我要和橙橙一起。”

        女人点点tou,抬起眼睛看向晨宜,那双晨宜略觉眼熟的眼睛里透出她陌生的神色,有点伤感,有点疑惑,当然不免怨恨,大概意思她也猜得到——为什么偏偏为你……

        他们是ti面的人家,生意场上是屹立不倒的百年老字号,人情来往之间,也是仁心厚意的门第,当然,好不容易将失散多年的小少爷找回来,还没个响儿,就成了这个模样,多少是难以接受的。

        他们都走了,只余下晨宜与病人,晨宜感觉到斜阳落在湛蓝色的窗帘上,形成断断续续的光带,一派晴光好天色,枝桠疏朗间有雀鸟啁啾,她蹭到床前,把书包放到地上。

        “我昨天回学校了。他们开始复习会考了,老师让我把你上次考试的原卷都带给你,我已经订正了,你可以照着我的……”

        晨宜越说越慢,她隔着厚厚的近视眼镜,不敢看他,还是看见了,他脸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只lou出一双和那个女人如出一辙的眼睛,长睫nong1密,修长秀丽的,褐色眼睛,可是隔着绷带也能ti会到他脸上嶙峋的痕迹,绷带的白线翘起,碰到眼睫,会yang吗,chu2及伤口,又会疼吗?晨宜说得哽咽了,还是近乎刻板地复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

        黑眼圈,青春痘,这些薛楚原本很少有的东西再也不会有了。即使想也没有了。

        贾晨宜落在雪白床单上的一只手被病人尚且完好的一只手握住了,慢慢被他摆弄成十指相扣的样子。

        学生没有看见,那个绷带交缠间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lou出饱食过后一样心满意足又心甘情愿的神色,他仿佛看见了这世间种种恩义冤仇,沉重的dao德枷锁如同情人祈愿的红线缠绕在二人shen上,一生不可分离。

        房间里没有镜子,为了救橙橙毁容之前,他一向jing1心呵护自己的容貌,生怕橙橙被某个更ju竞争力的狐狸jing1勾引而去,现在么……将心比心,他自己也恶心看见自己,橙橙与他终成眷属后,他会贴心告诉橙橙,她当然可以去找人,心在他chu1就可以。

        “橙橙……别哭了,未来,我们要一起考大学呀。”他温柔dao。

        薛楚没有看见过没有贾晨宜的未来,他的未来,就是以眼前人为蓝本,扩写出的黏腻酸涩、情爱交rong的长诗,除此以外,一片空茫。

        贾晨宜说:“考大学,我们……我们都去考大学。”

        这对稚nen的、无知的年轻人,十指相扣,许下了玩笑一般的承诺。

        但贾晨宜很快发现,兑现承诺,是很难的。

        一场大火,原本要夺去贾晨宜的生命,最终是薛楚奋不顾shen的救了她。薛楚在人生赛场上犹如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将所有赌注毫无缘由地押在了贾晨宜shen上,他其实并没有准备回到校园中,而是在可以行走之后zuo起了煮夫,不顾“新”家人的反对,给贾晨宜送饭。他是极为贴心的,大考时,他就静静的,不找她,但会去神庙里日夜给她祈福——他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在薛楚家人不赞同的眼神里,他们确定了恋人关系。

        黏腻痴缠的沉重爱意,像是一个冰冷温柔的泡泡,罩住贾晨宜,往水下拖。橙橙橙橙橙橙橙橙橙橙……薛楚儿时给她取的外号,如今,竟让她有惶恐之感。

        贾晨宜明白了,薛楚口口声声说的未来,gen本不是他心中所想,他想的,只是与她到死在一起。

        也许,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渣。贾晨宜望着镜子想。

        两年后,她坐上了去往大学的火车,并且再也没有回复过薛楚的短信。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